清水几抔

被人谈俗了的孤独,在我这里才有效, – 每日对着计算机思考,这就是我的生活。 – “别为将来慌张”,这就是现在我想说的。 – – 大连下雨了,我方才出去抽了支烟雨点冰凉天色黯淡 – 灰的都市 落着雪花 – 漫步城头阴冷的一隅 – 多少个修女在祈祷 – 多少个HACKER在做梦 – 茫茫的雪国 – 你知我身在哪里 – 低首再昂扬 – 铅华也无情- 于2001年 by 清水古尸

清水之情

但愿上帝说过这样的话 ­ 当你渴望爱情时 ­ 它就会降临到你身上 ­ 现在我渴望它就像很久以前我渴望 ­ 自己变的邪恶 ­ 我在陌生人的墓前祷告 ­ 在烈日下的松林中祈祷 ­ 就像传说中的侠客等待对手的出现 ­ 邪恶的情绪在我内心汹涌起伏 ­ ­ 现在我同样的在等待爱情到来 ­ 在新鲜冰冷的空气中 ­ 在不耀眼的荧光灯下寻找 思考 ­ 在玻管破裂的一刹那拥抱(最近一首) ­ 于2001-4-16

友人墓地

那年的天气的确很怪,几乎整年都在下着淅沥的雨点,冰冷沁人。 在这之前我的一位友人去世了,此后每年的清明我都要去城头的墓地去祭奠他。

有关他的死,有很多说法(他生前是一位显赫的人物)——我不想妄加评论。具体的死因是这样的:生吞了大量的纸币,然后 悬梁自尽了。 据我所知,他家里在他死后就此穷困不堪,原因是他几乎吃光了家中一切称得上是钱的东西。所以他的坟墓也就不像他生前那样的奢华了。

铁灰的天依然下着雨,我在墓地里站了一会儿,在墓前放了几支松枝和快要腐烂的野雏菊,点上一支烟正准备离去,就在这时我似乎看见墓地后面隐约有个人影。 定睛一看,天哪,我宁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那已死去多年的朋友竟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种种怪异的念头在我恍惚之间闪过,随即我大着胆想问候一下他,谁知他倒先开口了。先是一笑——他怎么笑的出,脸上还挂着尘土, 然后温和的说道:“过了这些年你还是老样子啊!”我犹豫着半天没吭声, “你一定惊异于我的出现吧?甚至因恐惧我的死相,而忘记我生前对你的种种好处,世人莫不如此,连你也未能免俗啊。”说到这他叹了两下 。“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的缘由吧!”他走过来挽住了我的手, 就像昨天还在一起的情侣。他的手竟是温和的。我们来到松林的深处, 他继续说到,在他吞下那些纸币以后,他就已经走掉了,而留下来悬在 空气中的尸体不过是他的浊气长久以来凝成的物质。他在各处飘忽了一段之后, 发现这世界已不再有他的居所,无奈只好住进大家给他置办的墓地。 日子久了,发现墓地里同外面的世界一样,竟也充满了种种困扰和孤寂。 说到这里,友人久久的凝视着我,我还在犹疑,他却庄重的说道: “我之所以出来见你 的原因是,既然外面的世界同墓地里没什么不同,不如你就进来与我同住吧!” 我迷茫着想了一会儿,突然惊觉,“我不要!”“你快离开我吧” 我惊慌的挣脱了他的手,“我要回去了!”我疯狂的逃出了松林, 我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象那样惊恐绝望过,我那友人就在这时发出了青铜骑士与巴尔扎克撞击后刺耳的金属笑声。 我笔挺的西装竟因此沾上了许多泥点。 于 2001初 by 清水古尸

少说闲话

首先对于普通人来说哲学的最大好处是处理问题时有自己原则,也就是常说的世界观或方法论,而现代意义上的哲学则涵盖了很多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类别,譬如语言学、心理学、伦理学以及最常提到的科学,我比较痛恨的是相当大一部分的现代人将科学主义当作可以覆盖哲学领域的论调。思考本身即是哲学的一种广义延伸,在高中和大学期间我了解了一些哲学家的思维法则,的确很多人认为是无意义的或是当初我所认为的哲学是一种思维的迭代或自杀行为,可是时至今日我依然要思考要活着,这本身似乎已证明了思考的价值。哲学从老庄亚里斯多德到清谈康德修谟黑格尔维特根斯坦直到今天的德里达福柯哈贝马斯期间经历了多少代人的思考没有人能否定他们的价值我们所做的除了思考就是从当今冗杂的信息中提取有益的东西来继续前辈们的工作

对于我来说哲学已经是早些年的事情了,大学时看这些是非常craze的。顺便说一下维特根斯坦,对于有着完美追求的哲学家来说维特根斯坦似乎是这些完美中的典范——终其一生的语言逻辑研究和对任何不确定性的反驳,有关他的一切传闻缥缈而又片面在理性和非理性有神论和无神论、心理分析和物质主义交错冗杂的时代,维特根斯坦似乎是少有的直接面向本质的大师,在提及任何关于人类终极真理的研究上维特根斯坦的著作看不到闪烁其词。

by 清水古尸

 

无题两首

其一: –

一只烟点燃了疲惫的夜晚 –
一只手敲击着陈旧的键盘 –
一片黑暗之中是一丝沉寂 –
一首老歌在干裂的唇边响起 –
布满尘土的时间洗涤着我所喜欢的一切 –
在空荡的走廊里堆满了我曾经爱过的 –
可怜的玩偶 –
一个诗人和一个哲学家对我暗示 –
夜晚里不会再有浪漫和诗意存在 –
只剩下精神和黑洞的关系 –
在计算机拟造的世界里 –
我僵直的站立着 无所依靠 –
我的母亲厌恶的看着屏幕里的我 –
关掉了显示器的开关 –
瞬间我熄灭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里 –

其二: –

停止吧,已经无法前进的甲虫 –
何必背负着沉重的背甲四处游走呢 –
也许你的家园并不在远处 –
也许你的伙伴就在你身后的树枝下向你招手 –
前方有那么多肮脏的臭水沟和 –
满是毒虫的枯井 –
放眼望去只有无尽无边的寂寞旅程 –
而你又是这样的劳累 –
可是如同斗士的甲虫 –
同情只有使你更加的愤怒 –
劝慰又让你将高傲的触角伸向遥远的前方 –
别人眼中看不见的角落 –
在你看来却有如水中天鹅的神庙 –

很久没写什么了,这足以证明我是为了有感而写,而不是为了写而有感
甚至有感的时候我也没有时间去把握自己写些什么东西 –
很早以前就是这样,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这样无可奈何的眼望着 –
不远处的将来。 –
2002-3-26    by 清水古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