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观点

基于互联网的阶层固化和自我审查

任何阶层都有自己固执的意识形态和愚蠢的偏见——直到死亡,它们依然固守着这一切。任何人超越阶层 ,长时间观察别人,审视自己,都是很无聊的事情。不单单难舍偏见,兼且缺少必要的同理心。

基于社交媒体的广播网络,民众正从简单的以社群为主的社会关系步入复杂的以虚拟身份为主的社会关系中。由此,在错综的彼此审视中,扩大的审视范围,产生了更多的焦灼感和被侵扰感。

处于阶层弱势地位的一方,通常以较低的姿态,甚至自我暗示的绝对服从,来求得强势一方的谅解和援助,在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中,无论强弱的哪一方久而久之都会丧失对人性的常识性理解。

上位者对事物的判断会因为缺少反馈和惩罚而变得随性。下位者会因为长时间被压制和漠视而要求自己不停的进行自我审查。直至这种审查变成本能和理所当然。

然而在传统社会中,由于信息和人脉缺少快速传播的渠道,人们格外依赖土著人际关系,亦即官府~士绅~民众这种层级来完成教化和宣传。任何人想绕开这种传递模式,就要面对民俗和人文上的困境。

直到社交媒体的出现,泛化的广播网络让意识形态的传递变得直接和粗暴,信息获取能力的不对等造成更多的认知陷阱,阶层的隔膜要远比过去更加深化。从推特、油管、微博、朋友圈、ins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趋势已经变得司空见惯了和势不可挡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