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聊斋聊哉——七天假之四

一、由国产动画想到的
大鱼海棠近日在网络上可以播放了,看了下设定确实不错,只是色彩前后不一,影片结尾有急救之嫌,个别场景设定和背景绘制略空洞,人物配音也是一塌糊涂,甚至性别不分(灵婆),年龄不分(椿)。除此之外,最为关键的是故事讲的不清不楚,很多镜头的运用跳脱,叙事手法简陋。十年前看该片的预告,原想是一部很好的中骨日皮(盖有中国古典故事之骨而兼日系动画设定之皮)原创佳作,毕竟宣传说灵感来源于逍遥游以及上古神话、六朝志怪故事,可惜最后还是败在了骨头里面。

国产动画对于中国,有时就好像一个力大无比的巨人,本来可以做好砍柴、狩猎的活儿,却非要在针线上和一个贤淑女子比试技巧。这话的意思并非中国这样的国家做不好动画,而是说在当前蛮横兼且土里土气的体制(意识形态、人文教育)下,是绝无可能做出有质有形,形神兼备的好作品的。
其理有二:一为教育,特别是想象力和严谨表达技巧方面的教育,在过去的许多年里已经消磨殆尽了。二为传统的继承,传统并非资料的保存,也并非将传统仅余的部分拿出来包装一下。传统需要梳理,特别是剔除那些被意识形态所干扰的部分,需要找到传统的脉络,取其人性化的部分加以利用,并引导民生。

提起动画的剧本创作,总能让我想起三代以降至明清的历代故事。故事,也就是过往的事儿,包括上古传说、神话、汉唐以来之人物传记掌故、六朝之志异志怪小说、唐宋之传奇、元之话本以及明清的笔记故事、神魔小说、传奇小说。若果真缺少创作题材,或实在无能为操作一套大剧本。其实从这些故事里随便找一二改编之,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这种方法,只是饮鸩止渴,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创作力缺乏的现状。创作之最重要素有二:一曰置身其中。也就是要体察传统产生时代的种种情况,以彼时的情状去考量现在,互通关联,此处关键为素材和史料的研磨。二曰用情克诚。就是要对传统所涉及之事物用心无所不至,投入情感纯粹且挚诚,唯有喜欢才能从独特的视角去汲取故事中的灵感。

二、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前人做过很多分析和解释了,我只说下我的感受。我初看聊斋,大约小学四五年级,当时姐姐给我买了一套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古典文学选读。这套读本非常适合入门,对个别字词和难句都有详细解释。聊斋志异单本所选取的文章也中规中矩,俱是各类型题材的名篇。幼时多年反复看的也只是这套选读。此后年长多是利用互联网泛泛而读。直到前年买了一套上海古籍出版的三会版聊斋。才开始补齐之前所未见者。
聊斋凡四百多篇。大多围绕人类主角讲述故事,其中又多以女性妖狐、鬼怪、精灵为主人公,例如鬼妻、白秋练、聂小倩、青凤、婴宁、青蛙神、晚霞等,也有一些志怪志异的故事不以人物为主旨,而以物事记述,例如尸变、石清虚、抽肠等。

聊斋中有大量适合改编成长篇影视作品的故事,至今,聊斋故事见诸影视作品的有聂小倩、崂山道士、画皮、阿宝、小翠、陆判、狐谐、婴宁、花姑、辛十四娘等。多以前述所提到的妖狐、鬼怪、精灵主角的故事为主。这些形象虽然绝大多数被留仙塑以女性形象, 更出于民众的需要,故事几乎均是古人所期盼的结婚生子,子又婚嫁世家,获取功名,数代之内繁衍不息的结局。但是仔细研读其内容,这些形象又有各自不同的性格,约略可分为:
1、善持家型,例如:嫦娥以上御颠当、云萝公主。
2、善经营型,例如:白秋练(还有一篇记不清是哪个了,或许是阅微草堂里的也说不定)。
3、思想独立型,例如:辛十四娘中,冯生是一个轻脱纵酒的不良少年,但是凭借与郡君的关系,强要十四娘为妻,虽郡君对十四娘的评价是:【此婢大会作意弄媚巧。】但是十四娘的言行却截然不同,如:【妪命扫榻展裀褥,即为合卺。女觍然曰:“还以告之父母。”妪曰:“我为汝作冰,有何舛谬?”女曰:“郡君之命,父母当不敢违。然如此草草,婢子即死不敢奉命!”妪笑曰:“小女子志不可夺,真吾甥妇也!”】本篇结局也并非常见的团圆局,而是以十四娘名列仙籍结束。
4、妩媚可爱型,例如青凤、婴宁、青蛙神之十娘。
5、催人立志型,书痴之颜如玉(此类型实为国之传统形象,如唐传奇之李娃传、虬髯客传均有类似形象)。
至若此数型,未及细审,另待闲时再续。

聊斋还有一些小故事适合改编成短片创作用的剧本,例如:妖术、罗刹海市、瞳人语、王子安、石清虚、镜听等,这些小故事具有非常奇异玄幻的情节,罗刹海市甚至可以结合一些剪纸、皮影、定格动画形式来做,剧情也颇有现实主义内涵。妖术如果改编成功,再结合好的动作设计也不失为一部吸引年轻人的猎奇短片。

此外,一些初看莫名其妙的短小故事,例如鬼妻,似无甚深含义,但反复阅读,仔细体会,发现其讲述的却是常理外的人之常情了,这篇两三百字的小文里,只有三个角色:聂鹏云、聂妻、新妇。但是故事把聂与聂妻在迎娶新人前后的心理状态刻画的精细入微,女鬼的行状既深情又令人惊骇,结局也让人慨叹不已。

从留仙的绝大多数神鬼妖仙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明清时期大众对世家门第,香火传承的重视,同时其情感类作品的男主人公又多数用情专一,虽然彼时许可多妻制,但其篇章大多男女全始全终,男主人公多为文弱书生,性格或温婉痴情、或耿直诚挚、或飞扬跳脱。这样的男子莫说古时,就是放在现在也是奇货可居。可见由古至今,人们对男子性格的期许改变并不大。

聊斋可以聊的实在太多,各类长短故事,不仅离奇惊异,兼且颇具传统教化之意,更可通过彼时的对话了解民生。周树人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将聊斋放入明清拟晋唐小说的类目,无非是以行文、主题约略其类型,指其用传奇法,以志怪。此论亦为纪昀之观点。然而著书犹如人之体魄,虽有骨骼筋络,若乎肌肤毛发不存,亦不可观其大概,聊斋故事文字之洗练,细节之传神,人物之情态生动,实有别于搜神、阅微、子不语之流。

清水于201610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