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观点

最后的圣诞节

今夜很失落 抽了两盒烟了 生活对我来说 偶尔有些期盼 更多的时候 有点像吃饺子 我喜欢荠菜馅的 偏偏端上来一盘三鲜的 没有目标的生活 我觉得我快体验够了 有一年了 我无所事事 一事无成 百无聊赖 一塌糊涂 行尸走肉 信口开河 缠绵悱恻 茕茕孑立 我觉得自己好像活在自己的影子里 现实的人看到的不是我 影子里的人看到的只不过是我的影子 自己是如此的不着边际 自己的手穿透自己 掠过的不过是空气一样的身体  仅此而已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从一种陌生到另一种陌生
多少个日夜这样度过 正如克鲁亚克所言最终我们要面对永恒的荒野
不敢正视他们的眼睛 我只能盯着某处空洞的看着
幻想大漠厮杀血染黄沙马革裹尸的惨烈 可我只能双手插兜脚尖踢弄几块石
能言者必善狡辩 能行者必善隐忍
茫然的最终结果就是无畏 我等待一些奇迹出现
等待就是行动

音乐 诗 酒 画 方方的字儿 方方的想法 平淡之后是混乱 混乱之中忘记困扰 想和每一瞬的自己告别 本质上我是厌恶自己的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观点

四号Arial

好久没回家了 想起当年在远山和江边的那些往事 飘渺又虚幻 在南方看不到雪 北方的雪这么真切的映照在我的记忆里 这些年我忘了过去 忘了曾经说过的那些话 我在梦和现实之间来回穿梭 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可是做了又如何 我知道我的梦在灰烬中慢慢消失了 也许现实也该离我渐渐远去 我迎着风走了太久 走的越远 我知道回程的路就愈难 一个人的世界 我不停地跳舞 跳到最后 我看到镜子里仍旧只有我 这世界空荡荡的 并没有太多让我感动的东西 灰尘蒙蔽了我的眼睛 可是我依旧能发现这世界里的秘密 发现每个人的内心 他们静悄悄的发呆 我就远远的看着他们 体会他们 虽然我尘土牵连 虽然我衣不蔽体 虽然我内心依旧懵懂 可我知道我离真实不远了 波罗密经 我还能背出多少 梅里美的雕像我还记得多少 等我忘了这一切 我就完成了我所有的愿景 一个个城市 我把它们嚼碎了 他们把我吞噬了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诗歌

疯狂的夜晚

深夜做什么? 做梦吧 LSD 我喜欢 深夜是我的 你什么也看不到 深夜只有我自己 和手写板还有键盘声 没有雨 没有水的夜晚 风扇在转 我在看屏幕 屏幕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我的脑子里的东西穿鞋在跑 水里到处都是草 水草荡漾的夜晚 我和屏幕里的女孩在看不同的地方 我不理她 她挂着项链像个傻瓜站在玻璃后面 我看不到屏幕 看看网络里有狗在叫 让我想起子厚的笑声 让我低下头看自己的脚 软软的我躺在沙发上 我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有 夜晚快乐的夜晚 也许只有它是快乐的 城市大无边 我的头里和它一样 到处是无聊的草 草上飞着麻雀 麻雀的脚和我的一样 无聊的脚 无聊的梦一样的夜晚 疯狂的夜晚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流浪的机器

听着《催眠》 我想起了2000年 那时她去了大连 我一个人在长春的空房子里 走廊里有一面镜子 很大 黑暗中路过的时候能意识到只有自己和自己在一起 那些日子的深夜就是听着这个曲子度过的 那时刚刚买了上网的modem 和好些陌生人聊无意义的话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 村上说不要同情自己 我那时是在同情自己了 可是如果别人不了解你 难道连个同情的人都没有吗 转眼八年过去了 我似乎还是当初的样子 那时为了找到工作花了毕业前最后的一个月学习网页设计 就急匆匆的奔到冷冰冰的大千世界里去了 那时留了胡子依然如此青涩 现在每天在镜子前只能看到苍老的内心 曾几何时我是那么的留恋过去 留恋80年代那些懵懂的童年时光 留恋90年代学画的日子 可现在我厌倦了这头脑中的记忆 似乎那是另一个人的 我只是现在的无心 是的 没有心的一个人 几乎一切的一切都不能让我提起兴趣 这已不是少年的茫然了 是一个男人看待世界的麻木 没有谁是错的 就像一道普通的汤水 淡而无味 但这绝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世界 我想如果不是世界戏弄了我 一定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 从98年到08年整整十年 十年生死两茫茫 仿佛铁板一块的十年间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 又是什么使我无法改变 能触动我的东西太多 可我放弃的东西也太多了 深夜使我像一个流浪的机器 只能向着一个方向思考-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全球的富人和当权者是一个超阶级联盟

从伊战 巴以 到达尔富尔 随处可见 其实战争的正义与胜利并不重要关键在于穷人毙命权谋者毙他人之命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诗歌

清水几抔

被人谈俗了的孤独,在我这里才有效, - 每日对着计算机思考,这就是我的生活。 - “别为将来慌张",这就是现在我想说的。 - - 大连下雨了,我方才出去抽了支烟雨点冰凉天色黯淡 - 灰的都市 落着雪花 - 漫步城头阴冷的一隅 - 多少个修女在祈祷 - 多少个HACKER在做梦 - 茫茫的雪国 - 你知我身在哪里 - 低首再昂扬 - 铅华也无情- 于2001年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奇妙一刻

今天的日子不错 我喜欢也许有些担心可担心不是我的全部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ipad随手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