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微小说

友人墓地

那年的天气的确很怪,几乎整年都在下着淅沥的雨点,冰冷沁人。 在这之前我的一位友人去世了,此后每年的清明我都要去城头的墓地去祭奠他。

有关他的死,有很多说法(他生前是一位显赫的人物)——我不想妄加评论。具体的死因是这样的:生吞了大量的纸币,然后 悬梁自尽了。 据我所知,他家里在他死后就此穷困不堪,原因是他几乎吃光了家中一切称得上是钱的东西。所以他的坟墓也就不像他生前那样的奢华了。

铁灰的天依然下着雨,我在墓地里站了一会儿,在墓前放了几支松枝和快要腐烂的野雏菊,点上一支烟正准备离去,就在这时我似乎看见墓地后面隐约有个人影。 定睛一看,天哪,我宁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那已死去多年的朋友竟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种种怪异的念头在我恍惚之间闪过,随即我大着胆想问候一下他,谁知他倒先开口了。先是一笑——他怎么笑的出,脸上还挂着尘土, 然后温和的说道:“过了这些年你还是老样子啊!”我犹豫着半天没吭声, “你一定惊异于我的出现吧?甚至因恐惧我的死相,而忘记我生前对你的种种好处,世人莫不如此,连你也未能免俗啊。”说到这他叹了两下 。“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的缘由吧!”他走过来挽住了我的手, 就像昨天还在一起的情侣。他的手竟是温和的。我们来到松林的深处, 他继续说到,在他吞下那些纸币以后,他就已经走掉了,而留下来悬在 空气中的尸体不过是他的浊气长久以来凝成的物质。他在各处飘忽了一段之后, 发现这世界已不再有他的居所,无奈只好住进大家给他置办的墓地。 日子久了,发现墓地里同外面的世界一样,竟也充满了种种困扰和孤寂。 说到这里,友人久久的凝视着我,我还在犹疑,他却庄重的说道: "我之所以出来见你 的原因是,既然外面的世界同墓地里没什么不同,不如你就进来与我同住吧!” 我迷茫着想了一会儿,突然惊觉,“我不要!”“你快离开我吧” 我惊慌的挣脱了他的手,“我要回去了!”我疯狂的逃出了松林, 我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象那样惊恐绝望过,我那友人就在这时发出了青铜骑士与巴尔扎克撞击后刺耳的金属笑声。 我笔挺的西装竟因此沾上了许多泥点。

于 2001初 by 清水古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