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尿

这些天我总是做梦就像人喝多了水总爱撒尿

刚才我又梦见了自己在一根木头柱子上

爬上爬下 犹犹豫豫

像个猴子没有一刻安宁

一瞬间我看到了什么

 

躺在床上我想

从前的诗人不会写撒尿的诗

人们歌颂崇拜阳物

可决不问它每天做些什么 除了交合

人们从远古的清晨醒来

迷失了自己

埋下种子 让水流淌

 

以后的诗人也不会写撒尿的诗

他们的身体洁白有力

在某个夏日午后埋伏在首阳之山等待猎物

强烈的阳光照射在

森林的一隅 金色的老虎正舔食晨露

这些双臂结实的诗人

流水的声音无法让他们产生联想

以为这是来自若干光年以外的一阵流星雨

它只象征着一种浪漫和幸运

 

我替所有没有写过撒尿的诗人悲哀

他们无法料到我在木头柱子上看到了

芸芸众生在一片辽阔的天地之间撒尿

霎时间

地下尿水横流

恣意汪洋


 

清水古尸作于记忆中的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