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人录撰

所谓无知无觉者 皆向尘缘 命也 世间多出此辈 贪厌跋扈者尤甚 此为无品
下品者如竹节 自谓节节寸进 然存草芥而不知天下之大 居溪谷而不晓道德之蕴 知微义而自得 世间有薄才者应为此类 行事直如隔靴搔痒
中品者或将相或走卒泛泛于世 证古今而求大义 然德行起伏跌宕 如波峰谷底 终未至入圣之境
上品者身劳世事而心远尘俗 通古今而不受经卷之困 晓大义而未见虚名于世 虽日夜不辍犹觉道之靡艰 不因尘露沾身存抱憾微词 任荣辱去留定额前寸光
品外之人 胜如姑射神人餐风饮露 右军之笔 嵇中散阮步兵之行 殆不敢言也
清水妄论 姑且一笑 2011-10-6
==============

言志-仿魏晋五言诗
寂寂向险峰
傲姿侵久冷
所忧出尘世
皎志终不妄

==============

以下为途中所写

迷迷糊糊趴着睡着了 以为早已过了十二点 原来还没到十点 每一次看这个世界 都仿佛梦中醒来 总以为这就是真实了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从人群中逆行而过 分不清谁是旅者谁是看客 冰冷的桁架在夜色中遮住我和他们疲累的身影 我看不清时间 我分不清现在的我和那些身后的残像 在大雨中飘摇的列车 浑浊的车厢的气味 被甩在身后的城镇 空洞乏味的谈话 疯狂和冷漠像雨水流淌在每个人的内心

那些人或功利 或淡漠 他们的错误只是恰好出现在舞台上 然而每一个看客都是无耻的 发出笑声的看客更是卑鄙中的卑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