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观点

为何我们要从名词开始重新认识世界

简洁的名词总是不知不觉的让人心情愉悦 甚至感受到一种语词内在的力量 使你更加关注你所生活世界的本原 例如早上我打开手机 看到众多信息中一个简短的名词:水杯 不管这个词语让你想起什么:物质的水杯 或者对某人某事的回忆 或者它产生的过程  至少它不会回到它的原点 让你迷惑、愤怒或者失语  这是为何? 因为人的精神世界总是由若干具有排他性的语词所表达 无论语词在你头脑中响起 或者通过你的唇齿传达给他人 话语唯有建立在公平和正确的基础上 才能不产生歧义的交流 村上说文明即是传达 那么文明又该如何传达  如今为何众人对于言论和交流患得患失 不若从话语的本源上分析

当我们提起类似嫉妒 阴险 虚伪这样的语词的时候 我们有可能会联想起具体的某人某事 也有可能会形成某种经验的感觉 当你向某人诉说这些语词的时候 恰好他的理解和你产生偏差 那么这种传达就宣告失败 进而联系到网络上的言论 未经记录的话语的声音不具有在头脑中的持续性 而网络言论可以翻来覆去的解读 并且这种解读随着阅读者的加入是有其无限可能性的 当语词所承载的信息超过它的负荷 那么语词也就失去了它功能性的一面 只能作为谣言或符号化的象征

为何我们要从名词开始重新认识世界? 即是因为人类群体生存最基本的先天条件 一切均要从名词开始示意和表达 即便在网络时代 构成信息最基本的单元仍是基础名词 你所相信 疑惑 质疑的任何事物 都有其物化的一极 正确理解语词的作用 才是拯救自我的方法 真诚面对自我的最大好处并非仅仅让内心平和 它还会让你真实的理解世界向你传递的信息 然而如果每天生活在谎言和佶屈聱牙的交流中 甚至连自我也迷失在这种语词游戏的乱流中 那么就等于失去了表达世界的工具 你与他人的交流也就产生了裂隙

上述信息谬误太多 善者当其正 妖者自为奇

大连的雷阵雨真是惊人。。继续备课

by 清水古尸 2011-08-28

Categories
诗歌

颤栗

我踏上不属于我的那片领地
我的巫女坦露涂满符号的身躯
青铜的胸腔被一百万次碾过
城市的痕迹烙上我和她的手臂
我们用年轻时留下的狂热对待那些
隐藏在巨木森林和邪恶都市中的
长满藤蔓和毒舌的迁越者

这无情的都市让人原谅一切年轻的无知者
但那些怀揣着圣洁、容忍、尊严、真诚的救世者
却开始从年轻的巫女身上蜕变
他们忘记了城市边缘的荒野上摇曳的风筝和花开的声音
他们忘记了在城市中所要拯救的人群和使命
他们融入了这都市的邪恶和荒唐——如同那些
处于无限自渎如阉人般的权谋家

当年的信徒迷失在野蛮的都市
挥舞着愚昧和失去信仰的残肢去迫害同他们一样的后来者
这些满怀期待的巫女跟随他们流浪过这片土地 然后
消失在无穷无尽的悲伤和失望之中
然后孤独的信徒就——
颤栗着
不停地颤栗着

青尸 2011-8-18 2325

Categories
观点

混乱和守序

人看待这个世界 要么是善恶分明的 要么是是非不分的
他人在我眼中总是错误的影像交叠着内心极端的审美
奇怪的是 我总是在焦虑的时候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而我过往的幸福生活则从来都是混乱和无序
总是在正常的生活中渴望混乱 或者在混乱的生活中恐惧正常
我喜欢自言自语 不喜欢别人唠叨
我喜欢坐在一旁看走过的路人 却不喜欢像他们一样行走
空是一种境界 空无一物是一种悲哀
反思会让人逐层剥开自己 虽然看着刺痛 但是内心却逐渐平静 喜悦
情绪不佳的状态 思考任何东西都和怨妇的感觉类似:握着一件极想放弃的东西却不能放弃
by 清水

Categories
观点

风水8

从现象学的发展来看 现在我们这类人的生活就是在解构和重构之间进行
所谓超越性就是 如果你能在反思之中找到所谓纯粹的本源 那么原有的一切也就失去了意义
这国家的人民和当权者一样的愚昧、该死和臭腐
回到过去吧 唯有回到过去人民才能得以清醒和解脱
为何诸教提倡轮回和末日审判 其实这是迫切希望人民进行集体反思的先见之明
为何吾辈总是充满敌意的看待你们 即是因为我们彼此水火不容 语言不通 辞意难达
语词的意义常常在刚一开始就失去了本色
人民的罪孽往往从对语词的不敬开始
集体受肤浅教育的社会不如少数精英和多数文盲组成的社会更有效率
by 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