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诗歌

疯狂的夜晚

深夜做什么? 做梦吧 LSD 我喜欢 深夜是我的 你什么也看不到 深夜只有我自己 和手写板还有键盘声 没有雨 没有水的夜晚 风扇在转 我在看屏幕 屏幕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我的脑子里的东西穿鞋在跑 水里到处都是草 水草荡漾的夜晚 我和屏幕里的女孩在看不同的地方 我不理她 她挂着项链像个傻瓜站在玻璃后面 我看不到屏幕 看看网络里有狗在叫 让我想起子厚的笑声 让我低下头看自己的脚 软软的我躺在沙发上 我没有 没有什么都没有 夜晚快乐的夜晚 也许只有它是快乐的 城市大无边 我的头里和它一样 到处是无聊的草 草上飞着麻雀 麻雀的脚和我的一样 无聊的脚 无聊的梦一样的夜晚 疯狂的夜晚     by 清水古尸

Categories
闲聊和唠叨

流浪的机器

听着《催眠》 我想起了2000年 那时她去了大连 我一个人在长春的空房子里 走廊里有一面镜子 很大 黑暗中路过的时候能意识到只有自己和自己在一起 那些日子的深夜就是听着这个曲子度过的 那时刚刚买了上网的modem 和好些陌生人聊无意义的话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 村上说不要同情自己 我那时是在同情自己了 可是如果别人不了解你 难道连个同情的人都没有吗 转眼八年过去了 我似乎还是当初的样子 那时为了找到工作花了毕业前最后的一个月学习网页设计 就急匆匆的奔到冷冰冰的大千世界里去了 那时留了胡子依然如此青涩 现在每天在镜子前只能看到苍老的内心 曾几何时我是那么的留恋过去 留恋80年代那些懵懂的童年时光 留恋90年代学画的日子 可现在我厌倦了这头脑中的记忆 似乎那是另一个人的 我只是现在的无心 是的 没有心的一个人 几乎一切的一切都不能让我提起兴趣 这已不是少年的茫然了 是一个男人看待世界的麻木 没有谁是错的 就像一道普通的汤水 淡而无味 但这绝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世界 我想如果不是世界戏弄了我 一定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 从98年到08年整整十年 十年生死两茫茫 仿佛铁板一块的十年间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 又是什么使我无法改变 能触动我的东西太多 可我放弃的东西也太多了 深夜使我像一个流浪的机器 只能向着一个方向思考-

by 清水古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