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两首

其一: –

一只烟点燃了疲惫的夜晚 –
一只手敲击着陈旧的键盘 –
一片黑暗之中是一丝沉寂 –
一首老歌在干裂的唇边响起 –
布满尘土的时间洗涤着我所喜欢的一切 –
在空荡的走廊里堆满了我曾经爱过的 –
可怜的玩偶 –
一个诗人和一个哲学家对我暗示 –
夜晚里不会再有浪漫和诗意存在 –
只剩下精神和黑洞的关系 –
在计算机拟造的世界里 –
我僵直的站立着 无所依靠 –
我的母亲厌恶的看着屏幕里的我 –
关掉了显示器的开关 –
瞬间我熄灭在无人知道的角落里 –

其二: –

停止吧,已经无法前进的甲虫 –
何必背负着沉重的背甲四处游走呢 –
也许你的家园并不在远处 –
也许你的伙伴就在你身后的树枝下向你招手 –
前方有那么多肮脏的臭水沟和 –
满是毒虫的枯井 –
放眼望去只有无尽无边的寂寞旅程 –
而你又是这样的劳累 –
可是如同斗士的甲虫 –
同情只有使你更加的愤怒 –
劝慰又让你将高傲的触角伸向遥远的前方 –
别人眼中看不见的角落 –
在你看来却有如水中天鹅的神庙 –

很久没写什么了,这足以证明我是为了有感而写,而不是为了写而有感
甚至有感的时候我也没有时间去把握自己写些什么东西 –
很早以前就是这样,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这样无可奈何的眼望着 –
不远处的将来。 –
2002-3-26    by 清水古尸